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光暗逆命轮:草药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光暗逆命轮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两个?达科奇怪地看了看周围,果然在与自己同一排的前方看到一位个子十分矮小的女学员,扑闪着大眼睛,在众人的嘲讽中愈加羞怯,却仍然有些倔强地站着,眼中那几乎快要流下的泪珠出卖了她的心绪。达科看到这一幕,顿时心中舒坦了很多,心想至少还有个陪着自己一起丢人的。

    乔治看到了达科竟然在这里,同样是一脸的惊奇,他转过头发现沃克正在问询地望着他,乔治耸起肩膀摇了摇头,表示这件事他也不知情。

    研磨墨水本就是一个需要熟练度的工作,这些专精草药师的学员很快就完成了手里的工作。雅各布则在他们每个人完成的同时,手指轻弹,一连十几枚徽章被他准确地弹到了一个个学员面前。看到这样的一手,众人都惊叹于其对力道掌控的精确。

    很多时候,为了保证工作效率或是实验的连贯性,根本是来不及用工具精确测量的。实验当中,最常见的就是根据实验变化突然需要某种材料,那时如果需要的是固体的,便直接用手抓一把,如果是液体,便用标准舀勺随便一舀,完全没功夫使用测量工具来按照精确配比称重。作为草药师,最重要的是识别和辨认魔植种类,其次就是快速精确地称量魔植质量。雅各布对于力道掌控如此精妙,必然是从大量的徒手称重中练出来的。

    然而令众人惊讶的并非是这一点,而是雅各布的出手实在太大方了。前面的药剂师和附魔师加在一起也不过就发出了两枚徽章,而这雅各布直接就是看都不看,甩手就是十几枚徽章,达科想到了一个不恰当的词来形容,财大气粗!

    刚好达科旁边的一个学员也被发到了徽章,达科转头看去,发现其背景是炼金公会的标志,上面则是一株有植物,这个植物上长着一片绿色的叶子。达科好奇地看向雅各布,发现他的胸口佩戴了一枚同样的徽章,只是那枚徽章上的植物有三片叶子。

    我比他完成得快,为什么没有给我徽章?一个皮肤黝黑的学员提出了质疑,一时间将所有目光吸引了过去。

    材料的挑选、配比、混合、研磨,这些是草药师的基本功,自然要求拥有最高的效率。所有得到徽章的学员,都是在四十秒之内完成墨水研磨的。而你虽然也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了墨水,却是连最基本的配比的都弄差了。雅各布双手负在身后沿着这一排长桌走过,不慌不忙地娓娓道来,你称量的柳叶芦苇量太多了,而星兰草又偏少了,导致研磨出的墨水超出了5%的最大允许误差。若是把你的墨水交给铭文师去抄写雕文,成功率至少要下降8%!如果是抄写魔法卷轴,威力则会降低20%以上!

    那个学员也知道自己的配比有误,却犹自不服地辩解,最大允许误差不是10%吗?

    没错,10%的最大允许误差,你们的教科书上的确是这样写的,而且那一章的内容是我写的。不过,那是对普通草药师的要求,至于炼金公会的草药师录用标准,我重新进行了制定,以5%的偶然误差作为标准。雅各布笑眯眯地说着这些,欣慰地感受着周围学员投来幽怨和无奈的目光。

    接着雅各布走到了那个从始至终没有动手的小女孩面前,笑眯眯地问,为什么没有按要求研磨墨水呢?说出你的原因。

    这些蛇纹花瓣。女学员怯生生地伸出一只尚有些婴儿肥的小手,指着一堆黄底黑纹的花瓣,不符合标准,不能用来研磨墨水。

    你确定这些蛇纹花是有问题的?

    女学员抬眼看到雅各布正微笑着鼓励她,于是拿起一片蛇纹花继续说,蛇纹花中的元素是土系属性,反映在外面就是花瓣本身的底色偏黄,蕴含的土元素越少,黄色就越浅

    听到女学员这样一说,很多同一排的草药师都是大惊失色,他们仔细看去,发现蛇纹花果真是劣质品。这样的瑕疵他们并非无从分辨,只是在刚刚那样比拼速度的考验中,还哪有功夫去仔细观察材料的成色?达科听到这样的说法,也是长了不少知识,他第一次听说植物中蕴含元素的量同外表颜色有关系。于是好奇地探出精神力,对着面前的魔植进行探测。

    这个我也发现了!忽然有一个学员叫了起来,在研磨墨水之前我就发现这个异常了!蛇纹花颜色偏浅,还有

    发现了异常你还要用劣质品来研磨墨水!一直十分和善的雅各布忽然声色俱厉地低声喝道,其中甚至还附加了精神冲击,将那个学员吓得顿时语塞,身为草药师,就要为自己配比的魔植以及研磨的墨水负责任!要么你就在规定时间内制成墨水,要么就坚持自己的原则不去操作。像你这样既不坚持自己的职业操守,又没有工作效率的庸才,炼金公会不需要!做人可以中庸,做事一定要极端!

    雅各布看着那个被吓得不轻的学员,冷笑了一声,你们是不是觉得我草药师的选拔过于轻率了?通过的人太多了?那么现在我告诉你们!之所以草药师选拔的人数多,是因为它不需要技术含量,也不需要创造性!按照研磨墨水40秒的时限选拔上来的所有人,也都不过是为公会中的其他炼金大师做助手!助手懂吗?不需要有自己的思想,只需要做一个零件,像炼金机械一样的存在!没有别的原因,只因为你们选择了草药师,这个没有前途的职业!

    达科用精神力探测过面前的魔植,结果并不理想,在不同的魔植间达科只能分辨出隐约的元素集聚,根本无法探查出有什么区别。他刚刚回过神来,就听到了雅各布的话,达科惊奇地发现这番言论竟与奥兰多所说的一样。更为关键,这样的话还是从负责选拔草药师的大人物口中说出,更加令人震撼。

    草药师是如此,分解师也同样如此。雅各布继续着自己的长篇大论,之前他的选拔过程十分简单,只用了不到一分钟,现在看样子他是想把属于自己的时间都捞回来。不过这可郁闷坏了负责选拔后面四个辅助职业的几人,乔治远远看着雅各布的背影,无奈地自言自语,雅各布的废话还是那么多,分解师招你惹你了?分解师选拔可不会像你那么轻松

    雅各布大概被最近的工作压抑坏了吧,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发泄一下,就由他去吧。乔治旁边坐着一个中年美妇,她掩嘴轻笑了一声,亲昵地称呼着,乔尼,要说选拔的通过率,敢不敢和我比比谁的更低呢?

    不要叫我乔尼!乔治低声咬着牙,公会选拔的铭文师是需要有创造性天赋的,当然是宁缺毋滥。分解师却是和草药师一样,需要大量招募来做助手,招得少了恐怕会长他老人家都饶不了我,你和我比通过率岂不是胜之不武?

    当然,凡事也有例外。教室正中,雅各布依然在慷慨激昂地演讲忽然一缓,他低下头看着那个娇小的女学员,将一枚徽章递到了她手中,这个徽章上两片叶子的标志,就代表着你与其他人的不同。他们只是挑选研磨魔植的工具,但你不是,这个徽章代表了你的身份地位,同时也会有着更大的权力和义务。具体的情况,等你到了炼金公会就会明了。不过,你的声音和胆子都应该再大一些。

    达科并没有关心那边的情况,而是专心地研究着面前的魔植,在精神力探测无果后。却听布莱特说,用信力试试。达科心中一动,在精神力中附加了信力,在那些魔植上一一扫过,顿时达科自己都吓了一跳。信力虽然不能像精神力那样将物体的外形感受清楚,却是对元素聚集程度高低之间的变化十分敏感,他能够准确感受出这十几株魔植的元素密度都在同一水平线上,只有四种魔植的元素密度偏低。除去刚刚那个女学员所说的蛇纹花瓣以外,还有其他两种达科认不出的魔植也属于劣质品,另外一种则是过于优质超出了平均元素水准。但似乎研磨墨水并不需要这三种魔植,于是没有被女学员关注到。

    雅各布将徽章交到了女学员的手中后,就向着达科走来。达科收回了信力,静静看着雅各布走向自己。

    嘿!这里竟然还有一位!雅各布似乎幸灾乐祸地笑看着达科,不过你运气比较差,如果你的理由和她一样,我是不会放你过关的。

    听到雅各布的调侃,达科想了想才明白其话中的意思,于是他很快就将那三种魔植各拿出了一株,这两种是劣质品,不能用来研磨墨水。而这种是优质品,用来研磨更高级的墨水,用在这里太浪费了。

    因为达科不知道这些魔植的名称,只能这样含糊地说明。

    雅各布眼睛几乎都快瞪圆了,他想到过无数种情形,甚至也怀疑过达科是滥竽充数根本不会研磨墨水。但他无论如何也不曾想到,达科会以这样快的速度挑出这三种魔植来。这一次草药师选拔所用的魔植全部是雅各布亲自挑选的,所以他也十分了解这些魔植的性状。其中有三种魔植是劣质品,正是蛇纹花和达科挑出的两种。还有一种是水晶蔗,由于是生长在某个魔力浓郁的天然福地之中,所以比正常的品种要优质,其魔力的浓郁程度甚至可以充作抄写五级魔法卷轴所需的魔法墨水材料了。

    但这些却是雅各布事先了解了其详细情况,于是带着目的性地专门用特殊实验方法检查才发现的。达科如此轻描淡写地将这三种魔植挑出,还说得一点不差,简直就快要赶上了雅各布三十年来辛苦积攒起的经验。

    好好嗯,很好一连说了几个好,雅各布才反应过来,将一枚徽章给了达科,又问道,冒昧的问一下,你是怎样察觉到了这三种魔植的异常?

    这个达科犹豫着该不该如实回答,经过这段时间的学习,他已经知道自己灵魂中的信力绝不是什么寻常的东西,于是他说个谎,这是我的血脉能力。

    血脉能力?血脉能力!好,也好,总好过是个天才。雅各布先是变得及其无语,而后又庆幸起来,还好不是天才,不然他可要嫉妒死了。

    血脉能力,这是最蛮横不讲理的一种回答,却又令人不得不心服口服。没有任何其他原因,先天的高贵血统压制了一切后天的努力。周围学员顿时全部盯在达科身上,目光中羡慕嫉妒恨不一而足。

    达科看着手中的徽章,上面是一个两片叶子的植物,与那名女学员的一样。而雅各布则紧紧盯着达科,半晌之后他终于叹了口气,最后问道,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光暗逆命轮》重生名门千金简优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alagar.com/books/89998/
上一章        光暗逆命轮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