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光暗逆命轮:风蚀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光暗逆命轮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达科话音未落,就被一声巨响所淹没。回头看去,只见后方的一根根石柱好像玩具一般,被一股巨大的风力冲击得破碎成大量巨石,并向他们飞来。而地面上更是被这巨大的冲力犁出了一道深深的痕迹,将坚硬的土石都推成了一个土包向前横冲直撞。

    温蒂的脸色霎时间变得煞白,是风蚀术!快闪开!

    灰绿色光晕笼罩了周围,这是奥托的迟滞领域。在这领域的作用下,本是急速涌来的土石骤然减速,紧随其后推着这些土石的强大气元素却不受领域影响,风压破开土堆后发先至。奥托急忙向左侧扑了出去,温蒂也是一招手,控制着达科一起向右侧滑开。风压如刀,在他们之间切过,将地表分割。接着是那堆如同滑坡一般的土石流,经过迟滞领域的阻碍后余势不止,轰隆隆从他们中间穿过。这风压及其紧致,在推着土石堆的路径上少有消散,即便如此余波仍是将两侧的达科三人冲击得远远漂开。

    当风压终于停滞时,最终在地表上形成了一道百余米长、十余米宽、三米多深的鸿沟,这鸿沟过处所有石柱都消失不见,从空中看就仿佛迷路石林的一道伤疤。

    风蚀是一种自然现象,是指地表受到风力的磨蚀作用。整个迷路石林,就是由于暴风主神殿的暴风神力,引起了周围区域遭受到永不停息的罡风吹袭,经过千百年的积累,整片高原被风蚀作用蚀刻成为了现在的迷路石林。

    八级气系魔法,风蚀术。达科是有听说过的,但不亲身体验永远也想不到它所能造成的破坏。他怎么也无法想象,以一个魔法的威力,在瞬间就能蚀刻掉三米深的地面。要知道,迷路石林中石柱与地面二十多米高的落差,可是在千百年的风蚀作用下才完成的。

    达科顾不上尚未恢复的冻伤,急忙自己站起来以减轻温蒂控制上的负担,他看到温蒂脸色有些发白,但好在并未受伤。接着达科又看向远处的鸿沟另一侧,经过刚刚的冲击,他们已经相距超过五十米的距离了,喂!奥托,你怎么样?

    我很好,不过这样的魔法再来一下子估计就不好了!奥托从地面上站起,拍拍身上的泥土正想说什么,他忽然惊恐地看向达科上方的位置,小心!那老头儿在你们头顶!

    达科猛地抬起头,看到暴风教皇全身缭绕在一团青色气团之中,只有头脸和少部分肢体还能看出身体的形态。此时他右手呈掌、手臂高高举过头顶,向一柄重剑般朝着达科和温蒂劈下,破坏了我的元素之体,就是你们死了也不足以平息我的愤怒!

    随着暴风教皇手掌的下劈,一股令人窒息的风压再次袭来,风压犹如利剑,劈开了坚硬的地面,推着表层的土石滚滚向前涌来,赫然又是风蚀术!

    半分钟!这怎么可能?达科不禁惊呼出声,却被淹没在风压的呼啸中。他对时间的感知十分准确,两个风蚀术之间,相隔只有半分钟的时间!虽然说随着等级的提升和对魔法技能的熟悉,各种魔法的持咒速度都会越来越快,但它们却是有着一个被公认的标准和底线。通常来说,圣魔导师对于魔法咒语十分熟练,一至三级的低阶魔法都可以瞬发,而四到六级的中阶魔法也能在半分钟之内释放出来,七八级魔法则能控制在一分钟内。但暴风教皇直接将常理甩在了一边,以一种不讲理的方式让达科他们知道了,自己与圣级强者之间的差距。

    温蒂快速地单手抬起,一道道风刃以肉眼难以看清的速度相互叠加,并在下一瞬被释放出去,于半空中与风蚀术相撞。温蒂的风刃的抛出极有技巧,虽然是平直地对着风蚀术攻去,却凭空造出了一个横向的反作用力,将她与达科推着向旁边移开。

    气系魔法之间的碰撞,似乎引起了一阵无声的鸣响。达科虽然没有听见任何声音,但耳膜却是一阵剧痛。那势不可挡的风蚀术似乎顿了顿,接着就继续势不可挡地俯冲下来,温蒂的风刃竟就消失在风蚀术的锋头当中。

    虽然二人已经在向着侧方移动,但风蚀术来的太快,作用范围又太宽了,依然将他们笼罩在其中。达科拼命地直起身,在风蚀术临近的一刻,施放出了准备好的魔法。一个寒冰屏障被施法出来,将他与温蒂包围在其中。

    寒冰屏障中的空间本是足够一个人活动的,但现在其中却是挤进了两个人,顿时变得拥挤。达科的头被迫埋在了两团柔软的事物之中,他一时间有些恍惚,因为这感觉似曾相识。但现实却没有留给他回忆的时间,寒冰屏障刚刚成型不到一秒钟,就被巨大的压力轰得飞了出去,飞在空中时就破碎成点点冰屑。但达科和温蒂总算是借着这一个阻挡躲过了风蚀术的正面冲击,两人抱在一起如滚地葫芦般,被风压的余波推着一路滚远,直到撞上了一根石柱才停了下来。

    风蚀术的威势轰隆隆地滚滚远去,在迷路石林中又增加了一条疤痕,与之前一条形成了一个叉形。一大批各种等阶的魔兽成为了牺牲品,被埋在巨石土堆之下。

    达科的后背撞在石柱上,立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将温蒂的胸口染红。但他却来不及为自己疗伤,而是马上抬头看向半空,在那里暴风教皇已经再一次高举起右臂,以极快的速度凝聚着气元素。眼神冰冷地看着他们,仿佛在看死人一般。

    达科不禁想起了一个名词——魔法炮台。这个称呼通常是用来形容持咒施法速度快、法力回复速度快、魔攻输出伤害高的强攻型魔法师,这样的魔法师在大规模战役中往往能够发挥出远超同级别法职者的作用。达科在墨丘利位面中所遇见那个火焰教会的安拉,就是一个典型的魔法炮台型魔法师。但达科觉得,同暴风教皇相比,以往那些能够被称作魔法炮台的法职者,全都不值得一提。

    在达科见过的圣级强者中,黑暗教皇和暴风教皇都是圣魔导师,而且都是近乎无解的强大。前者能够近于无限地释放禁咒,后者则是超级魔法炮台一样的狂轰滥炸。当然,他们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前者将自己炼成半亡灵体质,后者更是干脆把自己改造成了半元素人。

    要想人上人,先得不是人!

    你这个不是人的东西,还有没有完!达科在暴风教皇带来的巨大压力下,反倒激起了内心中的凶性,连身上被混乱冰冻术造成的痛苦都缓解了很多。他狠狠地用袖子擦干净嘴角的血迹,就对视着暴风教皇开始默诵冰冻术。虽然反应激烈,但达科心中早已了然,他们是不可能赢的。从等级上看,达科是大魔法师,温蒂是魔导师,奥托是大剑师,怎么比较也不会是暴风教皇这个圣魔导师的对手。但既然无论如何都是一死,何不轰轰烈烈地打上一场再死?

    在与奥托的相处中,那种只求一死的心态也渐渐影响了他。在与圣级强者的交战当中死掉吗?这样的死法,其实真的还算不错。

    不就是八级魔法么!看我的!达科一边准备着混乱冰冻术,一边低声嘶吼着。

    却见暴风教皇眼中流露出讥讽的神色,同时身体周围本是只有十米范围的青色领域忽然扩大,转眼间就超过了百米,将达科所在的位置包围进去。达科蓦然一惊,他发现正准备到一半的冰冻术竟然直接被打断了!他奇怪地探出精神力去感知,才发现周围只剩下了气元素,而其他元素全部都那青色领域排斥在外。这时达科忽觉手臂一紧,已被温蒂拽着向后方飞去,别犯傻,我们快跑。

    向后方飞去的同时,达科的眼角余光却看到一个身影从相反方向迎来,正是奥托。与温蒂和达科擦肩而过,奥托直接将巨盾高高举起,再用力地深深插入地面,其上银紫色电光闪烁,犹如龙蛇般在盾牌中心汇聚,形成一个耀眼的雷球。

    没用的!暴风教皇手臂挥下,又是一道风蚀术滚卷着土石冲击过来,在奥托的巨盾之前轰然炸开,好似土系魔法中的土浪术一般向着四周层层翻卷,将旁边的一圈石柱冲击得像外侧倒下。

    烟尘很快被疾风吹散,只见这一次被风压蚀刻出的深沟只有三十余米的长度,到了奥托的重盾之前就戛然而止,化作了一堆高出地面近两米的土堆,呈放射状地向盾牌以外的其他方向炸散。

    盾牌上本是耀眼的电光此刻已经不复存在,之后的奥托如风箱一般喘着粗气,汗水沿着脸颊流下再从下巴滴落,好像雨滴一样。而在奥托身后,温蒂和达科已经借机冲出了几百米,距离神力屏障的边界,已经只剩下千米路程。

    达科看到奥托一个人在阻挡着暴风教皇,而他却在被温蒂拉着逃跑,大声吼道,跑什么?他也不过就是一个人而已!我们跟他拼了!

    拼不过的!温蒂速度不减,在风中大声地叫着,爱德华的气元素领域是典型的等级压制!在那领域内你的冰系魔法根本无法施展,我的风刃也会受到干扰,而他的魔法却能得到极大的增强。你也看到了,领域和半元素之体的共同作用,使他能够半分钟就完成一个八级魔法。在迷路石林中,半元素之体补充气系法力的速度比你冥想还快!

    达科听得一怔,他知道温蒂说的都是事实,而若是他们两人能够跑掉,总比三个人都死在这里要好,这是最简单的数学问题。然而达科回转过头,看着仍在苦苦坚持的奥托,觉得那样一个活生生的人,实在难以用单纯的数字来衡量。

    达科狠狠咬着牙,不甘地反问,越是强大的能力,弱点也就越明显!一定有什么方法能够破掉他的领域!

    方法当然有,只是我们做不到。温蒂顿了一下,又喃喃地低声说,自己无法超越对方的等级,就只能借用外力。要想抗衡圣级的领域,就需要更高层次的力量,比如神力。可是我在叛逃出教会的时候就已经被剥夺了信徒身份,同时也失去暴风神力的加持,而你又是无信者,所以我们目前是根本无法抗衡的。

    达科一阵黯然,不再坚持,而是回转过头看向奥托的背影,正离他越来越远

    温蒂竟然能找到你这样一个帮手,我真是小看她了。若你的天赋元素是土系,或许还能多挡住几次我的攻击,但现在你还拿什么来防御呢?暴风教皇像是没看到温蒂与达科的逃离一般,只是以戏谑的眼神审视着奥托,同时右臂高举,然后再次劈下!

    《光暗逆命轮》重生名门千金简优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alagar.com/books/89998/
上一章        光暗逆命轮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